首页 > 校果研究院 > 从80后到Z世代,文化社区的二十年轮回
从80后到Z世代,文化社区的二十年轮回
校果科技 2020-01-14 10:39:42
来源:懂财帝
从80后到Z世代,文化社区的二十年轮回 - 校果研究院 - 校园营销解决方案!

©懂财帝原创 ·文 | 璎 珞

在刚刚过去的跨时代晚会中,BILIBILI(以下简称B站)奉献上了一场名为“最美的夜”晚会。

除了二次元的UP主和粉丝们热泪盈眶外,对于已经创立了11年的B站而言,这个最美的夜晚让其市值高涨,彻底打破次元壁,火出圈儿。

而在20年前,世纪交接的那个最美夜晚,只能用ADSL联网的亿万观众尚且游走在互联网的大门之外。当之无愧收获亿万观众的,莫过于各大卫视。

二十年弹指一挥间,由UGC主导的视频时代来临,Acfun、B站、快手、抖音、斗鱼等平台争奇斗艳,成为Z世代青少年的首选。

所谓Z世代,是指出生于1990-2009年之间的“Generation ”。和80后相比,他们睁开眼,看到的便是整个世界。

每个视频平台的背后,都成为某一文化群体的汇聚地。从千篇一律到千人千面,越来越多的文化社区正成为潮流。

下一个二十年,谁又能独领风骚,拥有最美的夜晚?

1|二次元时代的Acfun

2000年1月1日零时零分,千禧年之夜,全世界各地的计算机学者是怀着对“千年虫”的恐惧度过的。

当程序员们发现“千年虫”并不会造成全球网络宕机后,一场互联网浪潮在全球蓬勃发展起来。

作为一衣带水的邻国,日本的动漫文化得以更加便捷地传入中国。同为东亚文化,以动漫人物和情节为主打的二次元文化率先俘获了90后粉丝的心。

2007年6月,取意于Anime Comic Fun的Acfun(以下简称A站)成立,这是中国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。当时,日本超高人气的Nico Nico(以下简称N站)弹幕网也仅成立半年。

在创立之初,A站主要是做搬运视频的工作。什么是“搬运”?就是将日本视频网站Nico Nico的视频搬运到国内来,因为Nico Nico需要外网才能收看,很多人通过一些手段挂下了Nico的人气视频,然后上传到A站,供国内粉丝观看。

而随之而来的,则是当时N站最流行的弹幕评论玩法。

所谓弹幕,是以视频为载体,由观看者自由创作的文字,可以在屏幕上方滚动播出。

由于内容垂直性强,观看体验好,A站创立不久即成为了国内最好的弹幕视频网站。

随后,A站也渐渐转型,从一个搬运N站视频为主的视频站,拥有了更多自己原创的内容,并拥有大量超粘性的用户群体,产生输出了金坷垃、鬼畜全明星、我的滑板鞋、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,也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。

“你不是一个人在看”,可以说,弹幕的出现,极大地对了当时国内的二次元少年们的胃口。而这些少年,则多是出生在1990年之后的独生子女。

试想,你在看视频的时候,不管身边有人没人,屏幕右侧都飞出对于当下情节的吐槽,有些吐槽,也许比内容还要精彩。

而作为对粉丝的回报,Acfun也打出了“永不收费”的口号,成为二次元玩家心中永远的白月光。

2|MikuFans弹幕网

“你指尖跃动的电光,是我此生不变的信仰,为我超电磁炮永世长存!”

在被全网刷爆的B站跨年晚会中,弹幕中出现次数最多的莫过于“炮姐”。这也是B站迄今为止弹幕最多的一个动漫视频,叫《某科学的超电磁炮》,BILILILI网站名就来自于此。

2009年,刚刚20岁的北京邮电大学毕业生徐逸即将大学毕业。出生浙江富庶之乡的徐逸并不想早早找份工作,过朝九晚六的社畜生活。

他更像是一个跟着自己感觉走的二次元教主。

徐逸曾回忆起,自己高中时和物理老师探讨过一个严肃的问题:人生来到底是为什么呢?站在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,他发现了答案:你喜欢做什么,就跟着感觉走,人生才不会百来一趟。

从小痴迷于日本动漫的徐逸选择了自己创业。他通过QQ联系了同在群“nico大世界”的几名成员,建立MikuFans弹幕网。

MikuFans建站之初,仅有5名工作人员,分布在陕西、澳门、江西、广西和浙江。他们在QQ群中隔空喊话,维护着网站的技术、内容和运营。

徐逸还负担起推广工作,将群里1000名QQ好友转化为MikuFans第一批核心用户,再依靠这批人的影响力吸引更多用户。

2010年1月24日,为了让网站更容易被记住,徐逸将MikuFans弹幕网更名为BILILILI弹幕网,简称B站。

而在B站发展中起到同样重要作用的,则是2014年全职加入担任董事长兼CEO的陈睿。在加盟B站之前,他的身份是天使投资人、前金山软件89号员工。

从80后到Z世代,文化社区的二十年轮回 - 校果研究院 - 校园营销解决方案!

2011年的初春,穿着睡衣的徐逸和西服革履的陈睿有了第一次会面。当二次元、炮姐、弹幕等词语从陈睿的嘴里说出来时,徐逸有种感觉:对上号了。

彼时,陈睿已经经历过金山软件和猎豹移动的两次上市。不缺钱的他,心态轻松,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也正是因为陈睿的加盟,B站走了和A站不一样的运营之路。例如坚决地购买服务器、买节目版权等,而在社区运营方面,若想在B站发弹幕,用户不仅要注册会员,还需要答对100道题目。

2014年同样是A站发展的分水岭。

2014年年初,斗鱼创始人陈少杰放弃收购近4年的A站,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。由于和资方的理念不合,4月27日,时任A站站长的赛门在微博突然发声,宣布离开A站,由辰音奈奈暂代管理。

2014年4月,奥飞娱乐入股A站,再次挥舞起了人员清洗的大棒。当年12月,奥飞空降了一批新的管理层至A站,原先的站内管理员几乎悉数被解职或调任。

2015年8月,合一集团以5000万元领投A站的A轮融资,占股18%。借此契机,A站再度重建管理团队,由此确立了孙旻担任CEO,刘炎焱为总编辑,张侠主管产品技术的第二代领导核心。

2016年1月,A站获得软银中国A+轮6000万投资,管理层再度调整。这次,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,并任命莫然担任CEO。莫然之后又邀请来半次元的CEO王伟担任管理产品技术主管,原先的领导层和中层再一次遭到清洗。

但仅仅过了半年时间,2016年7月,董事长兼CEO莫然辞职,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。奥飞娱乐副总裁和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。

随后A站的投资机构越发让人看不清楚。2016年11月,中文在线发布公告宣布对A站进行2.5亿元的投资,占股13.51%。作为回报,中文在线将有权提名A站董事会7个席位中的2个。

但A站已经经不起折腾。彼时的财务数据显示,截止到2016年9月30日,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.48亿元,净资产为-1.12亿元。

这意味着,从成为A站股东的那一刻起,中文在线这位第二大股东(13.51%)就将背负1513.12万元的债务。

3|A站与B站

受益于汇聚二次元粉丝的社区文化,B站注册12个月后的用户留存率为79%。

而和前辈A站相比,B站的服务器更加稳定,网络加载更加顺畅,因此有“A站的后花园”之称。

B站的人气UP主里,既有跳宅舞的咬人猫,也有弹古筝的墨韵,还有以色列人高佑思,他制作了一系列视频,内容是外国人在中国的生活,吸引了很多人去看。

2011年之后,B站开始购买日本最新的动漫新番版权,开始播出“正版动画”,一下子掀起了各大视频网站纷纷模仿,购买动画版权的热潮。B站作为后来者,也是趋于居上的位置。

在陈睿的撮合下,君联资本先后于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采用“综合基金+文体专业基金”联合投资的形式三次投资B站。

2015年11月,由腾讯、华人文化产业基金、H Capital、正心谷创新资本联合投资,B站完成D轮融资,这也成为B站被资本市场看好的标志之一。

2018年1月,B站开始执行“收费先看”的政策,部分动画执行收费或者会员先看制度,确保了更稳定的现金流。

3月2日,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,每股发行价11.5美元,共发行4200万股ADS,融资额4.83亿美元。

从80后到Z世代,文化社区的二十年轮回 - 校果研究院 - 校园营销解决方案!

在股权结构上,董事长兼CEO陈睿持股21.5%,为第一大股东;创始人兼总裁徐逸占股13.1%;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占股3.8%。

随后的2018年10月,腾讯宣布向B站进行共3.176亿美元现金的投资,增持股份至约12%,是B站第二大股东。

相比而言,A站的发展已经近乎强弩之末。

2017年6月,由于A站没有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,A站被广电总局勒令关停视听节目服务,A站进入了整改阶段,据传下架视频近32万则。

而A站的股权纷争和人事动荡继续持续。内忧外患之中,2018年2月份2日早晨9:50分,A站在认证的微博上发出最后的动态——“我想再活五百年”。

至此,开创了二次元社区文化的A站彻底倒在了无休止的内耗之中,令人唏嘘。

4 |巨头的魅影

2018年10月,腾讯曾宣布向B站进行共3.176亿美元现金的投资,增持股份至约12%,是B站第二大股东。

而B站和腾讯的蜜月期仍在持续。

2020年的1月2日,B站与QQ音乐联合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,双方将在音乐人扶持、优质音乐推广及资源共享等方面为音乐人开启双平台直通车模式,共同扶持优质音乐人及音乐作品。

随着越来越多的UP主(自发上传视频的创作者)汇聚在B站,二次元文化社区的标签被淡化。现在的它,看起来就像个迪士尼乐园,有很多游乐项目,提供各种文化趣味体验。

但登陆资本市场后,B站需要面对的除了UP主和粉丝,还有投资人的质疑。仍在加大的亏损、尚且未知的盈亏平衡点,都是B站需要回答的问题。

B站2019年三季度财报显示,营收18.6亿元,同比增长72%。但经调整后净亏损3.4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2亿元增长70%。

亏损原因除了游戏版号停止发放外,还有运营费用的增长。2019年三季度,B站总运营费用7.74亿元。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3.64亿元,同比增长85%。

作为盈亏平衡的既定计划,目前,B站还看不到具体的时间点。

目前,国内布局动漫的平台不止B站一家,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三家都有动漫产业。

而因为动漫视频专业性较强、制作周期长,该行业的用户一直呈现缓慢增长态势。

怎样拉动月活用户和新付费用户,也是B站在商业运营中需要迫切思考的问题。

5| 轮回与瞭望

当80后还念念不忘和60后、70后的星际代沟,蓦然回首,自己已经看不懂Z世代的火星文和弹幕文化。

时代滚滚向前,Z世代从一出生就睁眼看世界。千篇一律的文化产品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。

在他们眼中,国界不是问题,语言不是藩篱,他们更敢于表达自己、追求自己的精神家园。

2000年的春晚,谢霆锋和董洁牵手合唱《今生共相伴》,成为流量之王。二十年来,各大卫视的晚会和真正的观众渐行渐远。

2020年的跨年晚会,B站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星。整齐划一的“此生无悔入B站”在弹幕上滚动。

岁月轮回,下个世代,谁又能勇立潮头?

更多、报告、干货和案例,可以关注“校果科技”公众号了解~
上一篇:Z世代旅行新势力:精致穷的年轻人都把钱花哪儿了?
下一篇:校园营销中所提及的内容营销它的本质是什么